X-Secure

恶·即·斩

关于外蒙古的一些陈年旧事

最近内蒙古赤峰市一所中学悬挂蒙古国(民间俗称为“外蒙古”)的国旗和国徽,让“外蒙古”这一略显敏感的话题再一次进入到了大家的视野当中来。

环球网新闻.png

环球网报道的相关新闻截图

关于这次新闻事件中,各方的反应与对错,社会各界与管理部门自会有一个判断,我本人没太多兴趣去深入讨论。但关于“外蒙古”的话题——我翻了翻资料——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一段历史,值得拿出来念叨念叨。

本文是希望通过我的整理,能消除大家对于外蒙古或蒙古国相关历史的一些错误认知。当然,像这种考据向的内容,我很清楚大多数人是根本没兴趣看完的。所以按照惯例,我会先抛出结论给没兴趣看具体论据的大多数读者。有兴趣看下去的,我会在后面的内容中,一项一项的给出我的依据:

  • 严格的说:“外蒙古”并不等同于“蒙古国”

  • 很多人搞反了外蒙古与蒙古国独立的因果关系,外蒙古的概念先于蒙古国出现,正因为有了外蒙古这一行政区域划分,才会有后面的独立建国问题。

  • 内外蒙谁是“黄金家族”正统的争论一直存在,我能给出的答案只能是——无从考证

  • 中国(无论是民国还是共和国)承认外蒙独立,的确是因为受到了俄国(无论是沙俄还是苏俄)的压力。但中国允许蒙古国进入联合国(未行使否决权),则是因为受到了来自美国的压力——是的,就这么反直觉。

  • 蒙古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正式外交关系,也是联合国正式成员国,是国际公认的主权独立国家。所以在法理上:“收复外蒙古”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 在我国历史上的中华民国时期,就已经从法律上正式承认了外蒙古的独立

  • 现处我国台湾地区的所谓“中华民国”政府,同样也在法律层面上承认蒙古国为主权独立国家,并且还发布过官方声明确认这一观点。


“外蒙古”与“蒙古国”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一点:严格意义上说,“外蒙古”并不等同于“蒙古国”(虽然两者在地理范围上有相当大的重合面积)。外蒙古最早可以被近似的看作是一个行政区域,但现在已经演变成一个(近似的)地理区域概念。当然,这个辨析我不打算做的太深入,因为没意义——毕竟我不是在做学术研究。

其实我所追求的,也仅仅是想要阐述的基本事实没有错误就可以了,不会太纠结于这种并不太重要却又很容易把大家绕进去的细节概念。所以,我在下文的论述中会尽可能的把这两个概念应用在正确的位置上,也会给出“外蒙古”一词的含义(及演变),但这些并非重点,大家也不需要太过纠结,大可把两个词当作一个意思看就好。


外蒙古的由来

我所查到的,“外蒙古”这一称呼最早见于清代。在光绪二十五年重修的《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卷九百六十四】和【卷九百六十五】就专门是记述了外蒙古的范围和所属部落:

《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卷九百六十四】

《钦定大清会典事例》【卷九百六十五】

而在《清史稿》【志二十九 地理一】中也有这样的记载:

自唐三受降城以东,南卫边门,东凑松花江,北缘大漠,为内蒙古。其外涉瀚海,阻兴安,东滨黑龙江,西越阿尔泰山,为外蒙古。

显然,这是划定了外蒙古的地理范围。而关于部落归属问题,则在《清史稿》【志五十三 地理二十五】中有详尽的叙述。其中记录,在圣祖(康熙皇帝)剿灭噶尔丹后:

喀尔喀诸部复还旧牧,为部三:一曰土谢图汗,一曰车臣汗,一曰札萨克图汗。又善巴自为一部,曰赛音诺颜。共部四,为旗八十有六。

上述四部八十六旗,即被称为“外札萨克”(札萨克,即蒙语“执行官”的意思):

喀尔喀四部八十六旗,统称外札萨克

而由“外札萨克”所管理的蒙古地区,即为“外札萨克蒙古”,后来也就演变为了“外蒙古”。

这里需要再说明一下的是:外蒙古地区的作为一个行政区域,是清初就确立的,但名称一直很混乱。“外蒙古”这个名称应该是在清光绪年间才正式确立的。

再顺便代一句关于“黄金家族”的问题。外札萨克蒙古主要是喀尔喀四部,需要承认——他们的贵族确实均属于“黄金家族”中孛儿只斤氏的后裔。但同样的,内蒙古的贵族和与清代皇族通婚的蒙古贵族也均属于这一分支。由于后世的战乱和蒙古(无论内外)的各种去姓氏的运动,导致时至今日,到底谁是“黄金家族”正统传人已几乎不可考……所以讨论谁为正统已经变得意义不大。如果非要找一个可以考证一定有着“黄金家族”血脉的人——请去找爱新觉罗氏的后人。毕竟博尔济吉特氏(孛儿只斤氏的另一种音译)与清代皇族通婚的案例简直不要太多——比如大家在清宫剧里经常见到的孝庄太后,其本名就是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

孝庄文皇后.jpg

孝庄文皇后朝服像


外蒙古独立

说完了名称的由来,就该说说重点了——外蒙古是在何时在什么情况下独立的?

首先要明确一点,近代外蒙古的独立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一宣布独立就被承认”。而是共经历了三次“宣布独立”的操作,才最终形成了现在的局面。这里面的细节和事件很多,我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仅列出几个重要的事件节点方便让大家了解当时的局势走向。

第一次宣布独立

本次事件始于1911年7月,外蒙古喀尔喀四部中的土谢图汗出访俄罗斯帝国(即俗称的沙皇俄国,以下均简称为“沙俄”),寻求独立所需的外部支持。

同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外蒙见内外时机均已成熟,于12月28日宣布独立

但此时,沙俄方面仅在行动上支持外蒙独立,而并未将这种支持落成任何有法律效力的文字。虽然沙俄与外蒙在这段时间签订了《俄蒙协约》,但在协约里,沙俄只承认外蒙的“自治”而非“独立”。

俄国政府扶助蒙古保守现已建立之自治秩序,不准中国军队入蒙境及以华人移植蒙地之权利。

自然的,当时的大清政府以及其后继者中华民国政府也均不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合法性。

而此次独立事件最终以1915年签订的《中俄蒙协约》的签订而告一段落(当时代表中国签字的是北洋政府)。该协约的结果为:沙俄承认外蒙是中国的领土,而中国给予外蒙完全的自治权——相当于是在法律层面确认了主权但放弃了治权。而众所周知此次事件中,只有外蒙自己是掀不起什么风浪的,完全有沙俄在背后撑腰的结果。所以综合来看,等于是中国把治权交给了沙俄,换回沙俄承认中国对外蒙在法理层面的主权

第二条 外蒙古承认中国宗主权。中国、俄国承认外蒙古自治,为中国领土之一部分。

中俄蒙协约签订现场.jpg

《中俄蒙协约》签约现场照片

第二次宣布独立

本次事件的起点始于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苏维埃俄国(以下简称苏俄)政府上台后,两度宣布要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

苏俄政府嘴上是这么说,实际的做法却更为过分——1919年7月25日,苏俄宣布承认外蒙为主权独立国家,希望与其建交。与之对应的,同年11月12日,北洋政府以《中国大总统公告》的形式撤销了外蒙古的自治权

但由于当时负责管理外蒙的徐树铮过于激进的改革措施让外蒙上层极为不满,遂派出人员分别联络苏俄红军沙俄白军以及日本方面,寻求对外蒙独立的支持。

最终,两个沙俄白军将领率兵占据西伯利亚东部地区,协同一些谋求独立的外蒙古势力,在日本的支持下于1919年宣布独立。

罗曼_冯_恩琴.jpg

外蒙古第二次宣布独立的主导者——沙俄白军将领罗曼·冯·恩琴

第三次宣布独立

1921年,苏联红军占据优势,白军将领恩琴失去日方的支持,并于同年被俘。7月6日,君主立宪制的蒙古独立国正式成立。其最高统治者(伪)是“大蒙古皇帝”——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

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jpg

蒙古独立国傀儡皇帝——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

到了1924年,第八世哲布尊丹巴逝世后,当时蒙古独立国的蒙古人民党在第三国际(即共产国际)的支持下,废除了蒙古独立国的君主立宪制,改为共和制——成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国。而这,也就是现在蒙古国真正意义上的前身。

自此,至1945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签订以前,中华民国政府均未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合法性。但是,1923年孙中山先生与时任苏联外交部长的越飞共同发表的《孙文越飞宣言》却认可了苏军事实上占领外蒙古地区的行为:

孙博士(指孙中山先生)因此以为,俄国军队不必立时由外蒙撤退,缘为中国实际利害与必要计。

此外,这时的蒙古人民共和国最多只能说是从中国事实上分离出去了,我个人认为并不能真的称之为事实独立……因为直到苏联解体前,蒙古人民共和国始终被苏联军队事实占领并控制,其政府也仅仅是个傀儡而已。


中国承认外蒙古独立始末

首先这里必须指出一点:中国以书面法律形式承认外蒙古独立,是在1945年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后。而这一时期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同时也是和苏联签订这份条约的政府——是中华民国政府。所以我始终无法理解现在某些人把外蒙独立的事件怪罪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头上,同时吹捧中华民国政府和中国国民党是多么多么的有气节,到底是怎样一种清奇的脑回路……

雅尔塔会议与《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那么我现在把话题拉回来,中国到底是如何一步一步的走到最终承认外蒙独立的结果上呢?形成这个局面要先从一个我们历史课本上经常提起的名称说起——“雅尔塔会议”。

1945年2月4日~2月11日期间。“三巨头”——即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苏联人民委员会主席斯大林在克里米亚的雅尔塔里瓦几亚宫举行的一次会议,目的是制定战后的世界格局和利益分配方式。其中涉及蒙古问题的部分在于:美国希望苏联能介入到太平洋战场中,而换取苏联对日开战的条件之一,就是美国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是独立于中国的主权国家——是的,三个国家的领导人随便开几天的会,就把另外一个同为战胜国的国家领土给割出去了。而这一会议的结果,也直接导致了后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签订。

三巨头.jpg

三巨头?三个流氓头子分赃而已

1945年8月15日,大家都知道这是当时的日本裕仁天皇对外发布《终战诏书》的日子。

终战诏书(部分).jpg

日本裕仁天皇《终战诏书》手稿(部分)

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几乎就在这同时(稍早几小时),时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长的王世杰(前任外交部长宋子文因不愿签约已辞职)与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签订了一份不平等条约——《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注:该条约并非之后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后者是前者的修正版。)

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jpg

王世杰正在签署《中苏友好同盟条约》

该条约的核心内容可概括为:苏联帮助中国击退日军后从东三省撤出,中国允许外蒙地区举行全民公投,自行决定是否独立,中国完全尊重公投结果。

兹因外蒙古人民一再表示其独立之愿望,中国政府声明,于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证实此项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之独立,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上开之声明,于民国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签订之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批准后,发生拘束力。

1945年10月20日,外蒙古地区举行独立公投,外蒙古人民“在政府人员监督之下,以公开之签字方式表示赞成与否”的方式进行投票,结果以100%(该数据源自《Elections in Asia: A data handbook》一书,另一说法为97%)的支持率通过了外蒙古独立的决定。

但这之后,苏联一再违反条约中的内容,导致中华民国政府于1953年2月23日正式宣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这也就意味着——按照正常逻辑推断——中华民国也将不再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合法性。但,实际操作中不知是出于疏忽还是其他原因,重新否认外蒙古独立合法性的后续工作并没有完整的进行(下文中会给出说明)。

中华民国与蒙古国

关于民国对蒙古国的态度,不少“国粉”都认为民国是迫于压力才违心的签订了认可外蒙独立条约,但嘴上却始终是“耿直”的宣称外蒙是中国一部分的。咱先不说这种“死鸭子嘴硬”的做法是不是真的就算是有气节了。中华民国(此处不区分历史上的中华民国还是现在占据台湾地区的所谓“中华民国”,下同)真的就不承认外蒙古独立么?中华民国所出品的“中华民国全图”真的就包含外蒙古地区么?我们就来念叨一下:

首先,如上所述,1945年~1953年间,中华民国基于《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是承认外蒙独立,这点我们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而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时间节点:

  • 1945年中华民国承认外蒙独立的合法性。

  • 《中华民国宪法》于1946年12月25日由“制宪国民大会”审议通过,于1947年1月1日由中华民国政府发布、同年12月25日开始实施。也就是说,从《中华民国宪法》确立那一刻起,中国的领土就不包含“外蒙古地区”

  • 1953年,“中华民国”宣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但——并没有进行修宪的操作,也就是说《中华民国宪法》中对于领土的定义始终没有进行修改(这就是我前文说的后续工作并没有完整的进行)。

之后,在1953年“中华民国”政府宣布《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失效。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不再承认外蒙古独立合法性的“中华民国”却在美国的压力下,不得不妥协,最终并未阻止蒙古人民共和国以独立主权国家的身份加入联合国……这事儿说起来一波三折,我简单的总结了一下最终各方的行为逻辑(需要承认,在这之前“中华民国”确实是为阻止外蒙古入联做出过努力的,甚至唯一一次在安理会动用了否决权):

  • 非洲集团与苏联达成协议(交易),苏联允许毛里塔尼亚加入联合国,而非洲集团允许蒙古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

  • 美国因为怕激怒非洲集团会导致非洲集团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代替“中华民国”在联合国中代表中国。所以也希望蒙古人民共和国能顺利加入联合国。

  • 基于上一条的逻辑,美国向“中华民国”政府施压。最终双方达成协议(交易+1):美国尽一切力量阻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中代表中国、且不对蒙古入联投赞成票,“中华民国”亦不阻止蒙古入联。

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166号决议”的通过——蒙古人民共和国成功加入联合国,而在投票中美国投了弃权票,“中华民国”政府所代表的中国则未参与投票。

这之后,即没有修宪改领土也没能成功阻止外蒙入联的“中华民国”政府,也并不是什么工作都没有做。比如1979年至1991年间,“中华民国”政府所编的《中华民国全图》均将外蒙古地区划入版图,以此变相宣称对该地区拥有主权。现在被拿来忽悠大陆去台湾旅游的“好奇宝宝”的各种旅游纪念品地图也都是源于这期间的版本。

在1992年颁布的《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细则》(即俗称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也曾将这样的说明:

第三条 本条例第二条第二款所称大陆地区,包括中共控制之地区及外蒙古地区。

虽然这种说法与其上位法(《中华民国宪法》)相抵触,但人家就这么说了……

这之后大约10年的时间中,所谓“中华民国”政府则一直在模糊处理这方面的问题。直到2002年,“中华民国”政府将所有的对外说辞进行了统一且明确的修正(注意用词,是“修正”而非修改,说明原本的说法是错误的。这一点不是我说的,详情见下文中图片内容)。其中上面提到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的内容,就被修正为了:

第三条 本条例第二条第二款之施行地区,指中共控制之地区。

除此之外,其所谓“外交部”对外的口径也进行了对应的统一。具体可以参考下图台湾地区所谓“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于2012年5月21日发布的《有关外蒙古是否为中华民国领土问题说明新闻参考资料》,内容充实且精彩,尤其是“国粉”,请务必认真研读和学习(偷偷的给你们个链接):

参考资料-第一页

参考资料-第二页

总结一下:

  1. 1945年~1953年,中华民国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的合法性。

  2. 1953年~1992年,“中华民国”口头上不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合法性,但事实上:

    1. 并未修改宪法,导致外蒙古独立依然有法理上可循的合法性。

    2. 并未成功阻止蒙古人民共和国入联(且这一次压力实际上是来自于美国)。

  3. 1992年~2002年,这部分议题被逐渐模糊,不再明确表述。

  4. 2002年之后,态度彻底转变,以“修正”的名义全面否定1953年后的说法。完全承认外蒙古独立的合法性,承认蒙古国为主权独立国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蒙古国

这部分其实并无太多可说的。因为自1949年建国以来,我们就一直是承认外蒙古是主权独立国家的。

但必须说明的是,我党在外蒙问题上也并非什么都没做。其一,在《米高扬就1949年1-2月中国之行给苏共中央主席团的报告》中提到:

关于蒙古。毛泽东主动问我们如何对待外蒙和内蒙的统一。我回答说,我们不主张这样的统一,因为这可能导致中国失去一大块领土。毛泽东说,他认为外蒙和内蒙可以联合起来并入中国版图。我对他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蒙古人民共和国已享有独立,日本投降之后中国政府承认了外蒙的独立。蒙古人民共和国有自己的军队,有自己的文化,以及文化和经济发展的道路,它早就领略了独立的滋味,任何时候都未必会自愿放弃独立。如果什么时候它和内蒙合并,那一定是成立统一的独立的蒙古。

毛泽东接见米高扬.jpg

毛泽东在西柏坡接见米高扬为首的苏联代表团

其二,1989年邓小平会见美国总统乔治·H·W·布什(即老布什)时,也曾抱怨过是雅尔塔会议导致了外蒙古从中国分离了出去(出自《MONGOLIA MOVES TOWARD EUROPE》,全文太长我就不贴图了):

But it was interesting to me that 25 years later, in 1989, Deng Xiaoping made just the exact argument to George H. W. Bush. You know, this is an exchange that picks up an entire page of George Bush's memoir, “A World Transformed.” But interesting to me is that Mongolia is not even in the index of “A World Transformed.” Got that entire page, Deng Xiaoping complaining to George Bush about Yalta, the Russians taking over Yalta – taking over Mongolia under cover of Yalta.

当然,无论是哪个政府,也不可能同时顶住来自苏联和美国的压力强行索要领土。所以虽然有些不满,但最终的结果依旧是承认蒙古国为主权独立国家,以此最大限度的保证自身其他利益不受进一步的威胁。

最终,中蒙关系的正常化,是始于1994年两国共同签署的《中蒙友好互助条约》。


综上所述
截至当前
无论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所谓的“中华民国”
中国与蒙古国两国关于主权问题
在法理层面
均已无任何争议


除文中已指出的引用外,本文还参考了以下资料: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外蒙古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外蒙古独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ngolian_Revolution_of_191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中蘇友好同盟條約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蒙古人民共和国

发表评论:

微信公众号

微博地址:劉海粟Transylvania

网站分类
最新留言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Z-BlogPHP 1.5.2 Zero

Copyright © 2012-2019 XSecure.CN | 京ICP备18058124号-1